|

您当前的位置:魔法岛南昌站>培训新闻>南昌网瘾少年学校教师唆使学生吸毒

南昌网瘾少年学校教师唆使学生吸毒

作者:佚名来源:互联网时间:2009-11-25

不久前,有学生家长向媒体反映,江西省南昌“阳光我能行”教育训练学校的老师樊某唆使该校毕业生吸毒。对于普通学校而言,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为什么却在阳光我能行教育学校发生?这所“学校”并非普通的学校,而是针对“网隐少年、学困与问题学生”的一所“未成年人转化教育新型特色素质教育学校”。

11月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为此来到了南昌市东湖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教师助学生吸毒

记者了解到,事情发生在今年8月7日。该校两名学生“毕业”,来自河北的学生袁某告诉父亲想上街买衣服,其父给了袁某500元,于是袁某在该校教师樊某的陪同下,与另外一名“毕业生”李某,前往莲塘县城买衣服。但在莲塘县城街上,袁某告诉樊某,他不想买衣服了,问樊某哪儿能买到king粉(一种毒品——记者注)。

樊某作为该校教师,非但不劝阻学生,反而通过朋友等多方渠道,给袁某买到了50元的king粉。随后,樊某叫上自己的3个朋友,和两名学生来到南昌市福州路某酒吧。在樊某的两个朋友和两名学生在吸食king粉时,被警方当场抓获。

学校副校长何光照承认确有其事。何校长说:樊某之前在南昌市某派出所工作,今年4月应聘至学校从事教官工作。但由于在前两个月的试用期间,校方因樊某违反校纪校规等原因,并没有正式聘用樊某。

然而,据该校招生办主任张爱军透露,该校新进教官和老师,只有一个月的试用期。

记者在警方出示的案卷中看到,樊某今年20岁,南昌莲塘本地人,曾在新疆服过兵役,并未在派出所工作过,到该校任教前长期无固定职业。

有学生偷偷告诉记者,那个“很坏”的樊教官,是今年8月初才离开学校的。

学费很贵,校舍很破

11月初,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南昌莲塘县的一个偏僻处,找到了这所学校。

学校里,“善解天下父母心,巧育国家栋梁材”、“深入开展创建活动,推进教育事业发展”、“热烈欢迎市劳动人事局领导来我校考察”的横幅四处可见。

南昌阳光我能行教育训练学校创建于2006年,其宣传册上称“是经南昌市教育局批准成立的一所达标未成年人转化教育新型特色素质教育学校”。专门针对“上网成瘾、贪玩厌学、网恋早恋、夜不归宿、离家出走”等行为不端的“网隐少年、学困与问题学生”进行教育训练。

学校目前有60余名学生,“澳大利亚、台湾、香港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全国各地都有。”学校的办公室主任领着记者参观学校时,很骄傲地介绍。

在学校的会议室,以及学校驻南昌办事处的办公室里,“中国教育十大诚信品牌”、“全国深化实施素质教育典型学校”、“江西十大杰出职业教育培训品牌”、“江西教育最佳办学理念”等几十块各级荣誉牌匾挂满墙壁。

点击进入该校的官方网站,“学校概况”中介绍的该校“头衔”更多:“全国戒网瘾学校唯一一所全国深化实施素质教育典型学校,全国教书育人先进单位学校,全国创新管理改革品牌学校等等。不少家长是冲着这些“荣誉”选择了该校,尽管学校的收费昂贵。

该校收费以半年计算,学生一进校,需缴纳21600元,包含基本建校费3000元、半年教育训练费18000元,以及备用金600元。家长被告知,如果学生提前离开,除了600元备用金,其他所有费用不退。

“真烂,还不如我曾经看到的贫困山区的校舍。”一位前来实地“考察”的家长偷偷向记者发感慨。记者走进男生宿舍,看到天花板上的吊顶很多破损脱落,有些已经摇摇欲坠。宿舍的铁窗锈迹斑斑,木门已经残缺不全。对此,校招办主任张爱军解释,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苦”环境,这些孩子缺乏的是苦难教育。

回到宿舍,即被铁门反锁

女生下课了,排队回到宿舍。随即,教官将宿舍外的大铁门上锁。带女生的薛教官说,平时女生回到宿舍都要锁上大铁门,因为担心她们不能吃苦、不适应这里的生活而逃跑。

此言并非空穴来风。今年3月,学校就发生过一次“学生集体密谋逃跑”,有教官还被学生连捅两刀。后来,这些逃跑的学生被学校抓回来,“每人被狠狠地抽了二三十鞭。”采访中,当着学校总教官的面,学生胡少钦承认确有其事。

为什么学校到处是铁门?新来的总教官对记者的疑问很不以为然,他说,这是从安全角度考虑。同类学校都是这样做的,其他学校更厉害,除了铁门还有高墙。毕竟来这里的孩子都是问题少年,自律性很差,需要更多的看管。

经常挨打的学生:学校“A东西”成风

今年7月,家住北京的蔡先生从网上得知这所号称“中国青少年戒网瘾中心”的学校后,不顾妻子的反对,把17岁儿子送到这所学校,因为儿子“不读书,只喜欢玩电脑”。

交清两万多元的费用,学校告诉他,3个月内不能来看孩子。

3个月一过,蔡先生满怀信心与希望去南昌看望儿子。然而眼前的儿子,却让他痛心不已。儿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爸爸,我老挨打,但不能说。”直到一家人离开南昌回到北京后,儿子才把“学校的真实情况”告诉了父母。

“刚进去的一个月里,几乎天天挨打。进去的第一天,(他们)就让5个老生打我,教官也不管。还把我带去的洗发水、衣服、鞋子等生活用品全A走了。”蔡先生的儿子告诉记者,这学校可黑了,有些教官特别“垃圾”,最喜欢A学生的东西(注:“A东西”为该校学生内部用语,指有些老师随意、无理由、强行拿走学生的物品)。

“有一天,让我们从早上8:30蹲到11:00,此后一周里我的双腿都黑肿黑肿的。在闵教官班里,经常挨揍,学生也经常打群架,3个月里我见过两回,一个把锁骨打折了,一个头被打破了,缝了40多针,两个学生手都断了。学校事后却告诉家长,伤是学生爬楼梯摔的,这太恐怖了!”

“这学校可会作秀了,一来家长、领导就让我们列队欢迎,然后摆样子让我们站军姿、训练给他们看。”

“还好,第二个月我孩子转到别的班去了,那个班的朱教官就不打人。不然的话,孩子不知道要受多少苦!”蔡先生说,儿子后两个月的“幸运处境”多少给他带来些安慰。

家长:孩子回到家还是想上网

与蔡先生一样情况的家长还有不少。

11月1日,近20名学生家长分别来自新疆、北京、天津、四川等地,来看望他们在这里接受“借鉴美国西点军校教育模式”培训的孩子。

当初从中央电视台少儿栏目中获知该校的一位新疆家长,则显得很忧郁。在校门口一下车,他看到自己的孩子站在整齐的欢迎队列中,竟掏出手帕哭了起来。

天津的一位家长,又是失望又是后悔,感觉“被他们骗了”,她告诉记者说:“学校根本没有他们宣传的那样好。”她还说,她的孩子瘦了20多斤,每天没有水果吃,还患了皮肤病。

对此,学校常务副校长何光照解释:“孩子瘦是正常的,不瘦的话说明我们的教育失败了。这里哪能跟他家里比,但我们每周有3次的水果发放。北方人来南方多少有点水土不服,过阵子习惯了就会好。”

来自武汉、四川的两位家长,则把孩子都接了回去,他们都交了半年的学费,但都未满期。之后不久,这两位家长告诉记者,孩子都没有多大变化,回到家里还是想上网。

何副校长说,这里只是传统正规教育的补充,这些孩子坏习惯根源在于社会这个大环境,家庭、学校、社会都有责任,但家庭教育是最主要的。我们以前毕业的学生也出现过“反弹”的,这说明孩子变了,家长没变,也是不行的。

学校的宣传册页上,这样写着:据统计,从南昌阳光我能行教育训练学校已毕业的近500名曾经顽劣的学员中,有效转化率达到了99.6%。

今年11月1日,学校聘请原天安门国旗班班长张燕辉作为学校军事总教官,还为此轰轰烈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张燕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学校以前发生的事情,他不是很清楚,但他来了以后,要全面整改,对教官实施培训,请记者拭目以待。

END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广告服务|报名指南|网站合作|友情链结|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Mofa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魔法岛南昌站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81999号

Last update: 2017-08-11 00:55:16